遊咿

(现pa注意※)尬撩预警 3-4

懒得新开就直接在旧链更啦( ॑꒳ ॑ )

是薛晓※
现代paro※
年龄血缘捏造有※
另一个世界的他们,非转世不扯原作。
纯粹自娱自乐自存档产物请!!注意避雷!!

3.
__
明月清风: 女孩子要自爱,这种话不能随便说。
__
等这一天过完,惬意的躺上床后,晓星尘才想起来那个被遗忘大半天的小学妹。这事以他个人的性子,失踪双删是做不出来的,更何况对方还在高考这种节骨眼上。作为过来人他深知此事的重要性,再加上自己也勉强算得上为人师表,怎么说都没法坐视不管。
规劝疏导,徐徐善诱。他是这么想的,也堆了一番话等着说。可原本活跃的对话框,却再也没闪动。

等待良久,依然如此。毕竟也是高三的人,不可能一直能上网吧……恍然间想起这么个理来,不由得笑了笑自己。看来最近真是太累了,念此便放下手机偏头躺好。顺带长舒一口气,里头含着的也不知道算解脱还是无奈。
关灯,睡觉。

另一边,薛洋自然不是会因为学习收敛分毫的人。禁网?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那消息他是当时就看到了的,不回复完全是因为之前金渣男跟他提过的欲擒故纵之礼,放长线钓大鱼。
男女通用,童叟无欺(?)
__
(◦˙▽˙◦): 那!!!!
(◦˙▽˙◦): 学长难道因为这个讨厌我了吗???
(◦˙▽˙◦): 我平时不这样的
(◦˙▽˙◦): 还不....就因为是你嘛
(◦˙▽˙◦): 学长?
(◦இ▽இ◦): 嘤嘤嘤不要啊啊啊
__
天还没亮,窗边一片寂静。
晓星尘是被尖锐的震动音吵醒的。等他迷迷糊糊抓过手机,连时间都没看清就被这一大串消息轰炸了遍。
__
清风明月: 没有,别哭
(◦இ▽இ◦): 真的没有讨厌我?
清风明月: 没有
(◦˙▽˙◦): 学长你可吓死我啦!!
__
这是谁吓谁啊,晓星尘苦笑一声转头看了眼漆黑的窗户。
__
(◦˙▽˙◦): 那四舍五入学长就也是喜欢我啦!
清风明月: ……?
__
本还在半梦半醒间感叹着,这下硬是让对方新弹来的消息惊醒了。
醒归醒,晓星尘却更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了,甚至已经萌生出了去找阿箐救助的念头。抬眼看了看时间,凌晨五点二十。
这个点,就算当天还有课,阿箐应该也还没醒。
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。
__
清风明月: 请别这么说,我对你并没有非分之想。而且你现在这个阶段也实在不合适分心去这方面,可能这话你从小到大都听腻了。但我担心你误入歧途,不想你因为我毁了自己的前程,我必须说。
(◦˙▽˙◦): 学长
(◦˙▽˙◦): 我就是喜欢你
(◦˙▽˙◦): 你别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做挡箭牌
(◦˙▽˙◦): 为了你
(◦˙▽˙◦): 这学
(◦˙▽˙◦): 不上也罢
__
至此晓星尘已经完全乱了阵脚,自己分明是在劝学,竟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劝退。对方要是真因为自己辍学或者有点什么,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。
__
清风明月: 事关重大,千万别意气用事
(◦˙▽˙◦): 那学长你就这样别拒绝我啊!
(◦˙▽˙◦): 我长得很好看的!
清风明月: ……
清风明月: 不是这回事
__
“噗嗤,”刚凶完那边冠冕堂皇的薛洋正得意呢,就被背后传来的讥笑声扰了兴。“我给你取那ID,是成人之美的意思。并不能帮你整容,醒醒。”

“滚犊子,”薛洋不屑于遮掩自己的行经,更何况对方也算是主谋之一,便大大方方随着对方接过鼠标往上翻了。“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“啧啧,没想到我家小霸王,居然有这种癖好。家丑,实在是家丑啊。”金光瑶本就对他这报复计划没什么兴趣,出主意也就是顺势吐槽,这会也就翻了几下便放开了。

“哦?是不是最近没收拾你,”随着对方后退薛洋顺势将椅子转了过去,威胁意味的握了拳。“皮痒啊?”

“得,我可管不动你,”金光瑶笑笑朝人摆手,语毕收敛了脸上虚伪的善意沉声补充,“不过,你这次可别再闹大了。”

“嘁,知道了。”见对方这等转变薛洋也便冷哼一声一改方才的嬉闹态度,“放心吧,连全尸都不会给他留的。”

“但愿。”

4.

“喂,你,”通宵过后的早晨纵使是身经百战的薛洋,也着实提不起劲来。这才刚坐到位上就叫了叫旁边的同学,“生物课了叫我。”说罢便进入了梦乡。

再睁眼,只见晓星尘站在桌前正面朝自己拿着手机。薛洋还没回过神来,就断断续续听对方说什么“上课睡觉还能叫都叫不醒?”“照片我会交给班主任”“好让你家长也看看你在学校是个什么样子”

“哈?”稍微清醒了些的薛洋不悦的抽出被压麻的右手,颤颤巍巍的扶了扶脑袋。自己这是睡了多久?想着想着又回味过来对方的话不走心的笑笑接茬说道,“我可没有家长。失算了哦,晓老师。”

这本来也就是个玩笑,班主任又怎么会管这种事,他薛洋可是校长保下的人。拍照也是念及班里风气问题,一时兴起罢了。

“我……”不过就算薛洋的底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,听对方这么亲口说出来,还是让晓星尘有点懊悔自己刚才的言行。“还是建议你上课别睡觉,这样趴的久了对身体也不好。”语毕他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便强行继续上课了。

这么一番折腾,纵使薛洋再困也已经清醒了。便懒洋洋的撑起头,饶有趣味的笑着盯着那人讲课。讲的什么他是一个字都没进脑子,不过这大半节课也快把对方头发丝都数清了。

而晓星尘即使被看的头皮发麻,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再去说他。心中的愧疚还没平复,自己刚才又摸了他头。男孩子可和小女生不同啊……

还好再艰难一节课也就四十几分钟,总算是熬到了下课。他这堂早上最后一的,讲完的时候楼道都已经空了。

天地良心晓星尘是最不爱延堂的那一类老师了,但这么个插曲又加上当事人刺人的谴责。晓星尘硬是把已经滚瓜烂熟的框架梳理的磕磕巴巴,耽搁了五六分钟。这样,他也不好再课后约谈薛洋疏导一下刚才的冲突了。
__
(◦˙▽˙◦): 学长学长
(◦˙▽˙◦): 我在路边发现别人扔的小白猫耶
(◦˙▽˙◦): 超像你的!!!
__
下午晓星尘没课,所幸是平平淡淡的度过了。只是等他放学刚坐到家里,手机又连绵的响了起来。
__
清风明月: 像我?
(◦˙▽˙◦): 真的!!!我拍给你看啦
(◦˙▽˙◦): [混乱猫影.jpg]
__
本来被对方说的云里雾里的晓星尘,看着发来的图片不禁笑出了声。那图拿出来,你不说绝没人能猜到是什么,说好听点就是七七八八的色块。能把照片拍的这么抽象派,也实在是个人才。在晓星尘还挂着笑,放大了下照片想寻一下到底那块是猫的时候,消息又来了。
__
(◦˙▽˙◦): 不像你了
(◦˙▽˙◦): 它抓我
__
那边薛洋是真的被抓伤了,而那凶手正被他那伤手掐着。“小畜生胆子不小啊。”虎口边三道爪印可是一点都不浅,此时溢出来的血已经滴到了地面。猫的身上也沾了不少,在白毛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触目惊心。薛洋倒是不怕疼,突然发狠也不知道该说是条件反射还是过头的自我防卫。
__
清风明月: 破皮了吗?
清风明月: 要是出血,最好去打疫苗。
清风明月: 其实没破也是最好要去打一下疫苗的……
清风明月: 严重的话先止血
清风明月: 身上有手帕之类的吗?
__
手机不停的震动让薛洋分了神,手上的劲也松了不少。

“罢了,今天这账慢慢和你算。”
__
(◦˙▽˙◦): 没事没事
(◦˙▽˙◦): 学长你这么关心我
(◦˙▽˙◦): 那我就一点都不疼啦
清风明月: ……要小心啊
__
经过这几天的历练,晓星尘也差不多适应了对方这种有意无意的撩拨,当然这个适应并不代表着接受。他不想伤害对方,便不能让对方有多余的期待。但这想来容易,说来做来实在是太难了。他一时没有了主意,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现在自己这样以静制动,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?

(现pa注意※)尬撩预警0-2

是薛晓※
现代paro※
年龄血缘捏造有※
另一个世界的他们,非转世不扯原作。
纯粹自娱自乐自存档产物请!!注意避雷!!
一改,昨天晚上激情码字有好多语序简直没眼看..。

0.

薛洋还是返校了。
他就这么踩着大家的视线,脸上洋溢着胜者的微笑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教室。
没人敢在这种情况下多说一句,连站在讲台上的晓星尘也是这样,他明了此事自己已无力改变。只得不语,本就浅的脸颊此时更是埋进阴影中彻底失了色彩。

“哟,晓老师。”薛洋的座位在后排,此时他专程走了前门,目标自然就是僵在讲台上的那位了。“您早啊。”

他又能怎么办?念此晓星尘也只有苦笑一下回应,心中更觉得自己败了,只是也说不清是给这个少年,还是这个社会。

1.

『(◦˙▽˙◦) 请求加你为好友』
__
说来晓星尘平日是不怎么碰手机的。现在里头的这几个软件,还是之前阿箐来时为了方便联系给下的。好友列表自然是空空荡荡,消息也是该屏蔽的屏蔽,所以此时联系人的一个小红点就显得更加瞩目了,还是完全不认识的人。
__
(◦˙▽˙◦): 晓学长!!!!!!你好鸭!!!!!

明月清风: 你好

清风明月: 请问你是?

(◦˙▽˙◦): 我是学长你的小迷妹!
__
作为一个当代n好青年,虽说晓星尘平日爱好与网络几乎脱节。但在自己远房小表妹的熏陶之下还是了解一二的,甚至偶尔也会以此为消遣。不过能读懂句意是一回事,能不能弄明白状况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__
清风明月: 承蒙抬爱。所以,你是生物系的学妹吗?
__
晓星尘深思熟虑的提问,到了做坏事的薛洋眼里简直能把他笑翻到地上去。一时间,连隔着一堵墙的金光瑶都萌生了“要不要带这小子看医生”的想法。
__
(◦˙▽˙◦): 噗嗤 学长你说话好有趣啊

(◦˙▽˙◦): 其实我还没考上你们义大啦!!!但是对学长一见钟情了 所以正在奋斗!

清风明月: 不好意思,我不太懂你的意思。

(◦˙▽˙◦): 我是高三的 我喜欢学长!!
__
这下就轮到晓星尘有点坐不住了,突然出现的学妹,突如其来的告白。他还未曾遇到过这种事,又怕鲁莽行动伤害了对面那人,斟酌良久只能别开话题犹犹豫豫的输上一行〔高三还是要以学业为重,最好能排除心中杂念。祝你能考上心仪的大学。〕
__
(◦˙▽˙◦): 哈哈哈哈学长你太正经啦。
(◦˙▽˙◦): 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点!!!
__
“真是让人作呕啊,”就在敲上最后一句的同时薛洋不禁说出了心声,“晓星尘。”而后放下手机,咬牙念了遍那三个字,方才的笑意也都碎回了肚子里。

这是他绞尽脑汁想到的主意,隔壁那位也帮了忙。

晓星尘是高三新来他们班上的代理老师。真要说,让刚上岗的老师来带高三班简直是天方夜谭。但一来他们这并非民办院校,这点事校长决定也没人能干涉。二来他们班是当级最差的学校根本不抱希望,就索性“大胆”的匀了个新老师去历练。但谁承想,来的这位也是一根筋,提前交代的时候忘了给暗示,又加上薛洋横行霸道惯了,有人管他一下他便是更甚上十番。

这么一来二去,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。没多久薛洋下了狠手,直接把不顺眼的学生打进了医院。本来双方已经私下平息的事,最后还是惊动到了记者,再加上晓星尘面对镜头的直言不讳和对学校锲而不舍的反馈,最终学校只得迫于舆论压力只得铲了那小钉子户。

『金家恶霸养子薛洋,“光荣”开除学籍。』可谓是当时的一段佳话了。

只不过现在这大众记忆又能有几秒?且他金家又是何等权势,不到一个月,薛洋又背起小书包被塞回去了,相反晓星尘却是收到警告,还得继续带他们班。

说到这不得不提,晓星尘其实也算是当级里的风云人物了,无论气质,脸,还是知识,能力,在同龄人中都是绝对的佼佼者。加上进校是保送的免费师范生,专业是名列前茅的优等生,大三就已经有很多学校投来了橄榄枝。学习生涯对他用一帆风顺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了,只是这刚踏入社会一步便是重重的跌了一跤。

2.

“老师,你讲啥啊,我还是不懂。”薛洋上课没个正形,就连坐茶馆的姿势一节课都能变着花换好几个。之前座后排还好点,如今座在了顶前排简直碍眼。晓星尘自是看不下去的,上课提醒下课约谈,软磨硬泡对方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不仅如此,气氛本就不协的课堂加上薛洋愈演愈烈的唱反调起哄,旁观的同学们上课都有点提心吊胆。

晓星尘当然是明白对方意图,索性无视掉了。只是薛洋那脾气,怎么可能由他这么晃过去。

“老师!”见对方故意不理自己薛洋直接拍桌站起,哪怕对方有个台阶还比自己高,他那个眼神却像是能能增高一米。“你让说不会的,不理睬我是怎么个意思?”

“这道题我给班里已经讲过很多遍了,而且也很简单没必要再浪费大家时间。”晓星尘愤怒归愤怒,火是不会在讲台上发的。纵使对方这番挑衅,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也无能为力。“你若还有哪不懂,下课自己问我。现在请你坐下,不要打扰其他同学上课。”
__
(◦˙▽˙◦): 学长学长学长学长

清风明月: 有什么事吗?

(◦˙▽˙◦): 哇!我还以为你平日不在的!!

清风明月: 没什么事的话我还要忙

(◦˙▽˙◦): 嘤 薄情的学长 你这样是不会交到女朋友的!

(◦˙▽˙◦): [哼.jpg]
__
教师的工作是相当枯燥的,对于班里有个钉子户的晓星尘来说更是艰难。被困在这种无解的间隙中,实在是让人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。看着屏幕里反过的可爱的猫咪表情图,晓星尘不禁有点走神。
__
(◦˙▽˙◦): 学长?
(◦˙▽˙◦): 学长别怕!!
(◦˙▽˙◦): 你还有我哦♡
__
在还没回过神来思考出个如何处理这迷途少女的空当,铁门砸向墙面的巨响,直接把他拉回了现实。而这声音的缘由,自然是让他头疼的中心——薛洋了。

“老师,我应邀来问题了。”

办公室里其他老师,哪怕是方才浸心于自己的事物中的,现在也全被薛洋拉去了视线。心好点的,静静扫过晓星尘并留下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。脾气差的,碎叨叨几句便继续干自己的事了。但是大家都还分神这边,怕那小霸王直接上来把他们这小老师揍一顿。

晓星尘自然是没法躲开,他没有学生打老师的意识,现在更没有理由戳破对方这种低劣的伎俩。无奈的点了点头,把手机放到旁边,等对方走到旁边才发现那人手里根本什么都没拿。自己抬头只能大眼瞪小眼。

“题呢?”
“是哪个题老师你不明白吗?”
“那你连个笔纸都不拿,让我怎么讲?”
“老师你这不就有吗,我没有啊。”
“你一个学生,上学什么都不拿?合适吗。”
“我没什么都不拿啊,拿了书背了包。”
“这是一回事吗?”
“但老师你话就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
语毕便是一阵死一般都寂静。晓星尘顿时觉得自己书读少了,脑内再多词句也找不到能和对面这个人说理的。沉默片刻,从桌面上翻出一个合适的本子,拿起来给对方把大概题意的框架列好。正儿八经的讲了起来。他讲起题来和平时感觉是不同的,而且自己也很享受这个过程,即使是已经不知道第几遍的重复操作了。不过也正因如此,开始便没有受到太多薛洋的影响,一口气讲完收笔行云流水,就算是薛洋也实在没找到个可以打岔挑刺的点,况且他也根本就没听进对方讲的。突然这么吃瘪他自然是不乐意的,但目前又还不想用极端手段。对付这种道貌岸然的,就要用其人之道折磨他,冠冕堂皇的闹事。

罢了。

两人本是相视无言尴尬到了极点,薛洋突然这么一笑,让气氛稍微缓和了点。只是还没等到晓星尘开口,对方已经麻利的抽走他的本子扬长而去了。走时还不忘把本子在自己肩上悄悄,补上了句“谢谢老师。”

走着瞧吧。



今天刷到这段没忍住去截了图改了改...辣鸡改图..人设参考人类一败涂地..老白头发没办法私设改了改..因为只能连九图多出来1p就单独放了...。

因为是在草稿本上就懒得勾线了x

放学路上受着砸脸的飘雪开的脑洞,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.时间线是在义城的小日子.

        深冬,湖面被冰霜覆盖,绿莹莹的灌木丛被松软的雪裹住.一切都白的透亮,白的刺眼.寒流迫使人收敛了呼吸,寂静的废弃村庄末尾,只有一黑一白两人影在缓缓移动.

       “道长,我走不动了.”薛洋实在是倦了这无意义的跋涉,到了一片平摊处就直接耍赖似的躺进了雪中.薛洋自然不会真的体力不支无法动了,只是一时兴起想打破这般无趣的局面.他无时无刻不在窃喜自己这般戏弄这他那个仇敌.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辛苦你了,”晓星尘原本就跟在他身后,薛洋这么一倒晓星尘自然是不会贸然再踏出脚步.他只得循着对方的声音,缓缓蹲了下来.“你休息好了,咱们就回去吧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....”薛晓此时惬意的枕着自己的手掌躺在草地里,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面容有些走神.晓星尘身着白衣,裹着眼睛的布带在雪地里显得格外别扭.薛洋伸了伸手,就在几乎要碰到对方的时候他顿住了.他沉默着收回来了自己那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,翻身坐起靠到了晓星尘身上.“真是能折腾人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我背你回去吧?”晓星尘任着对方有意无意增加的重量,配合的挪了下身子.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.劳烦道长了.”



最近重温渣反..前期实在是太可爱了....。辣鸡线稿不会细化pwq

没用lof发过东西..不知道该怎么吧图去掉只发字有点...。意思意思存存脑洞

离原系列x泉真 私设+曲梗
※ 泉♀x真♂
※另外的世界线 另外的梦之咲
※我流泉真 自娱自乐 小学生文笔
※以上请太太们做好避雷工作

-
车站。
下班时间 。

车门开启,耳机里播放着的CD近乎要被一涌而出的人群吞噬殆尽。
“啊...”
靠边走的男生微微仰起头,脚步也随之放慢了下来。他张了张嘴巴,似乎是用非常细微的声音说了什么。不过在这样繁忙人流中 那话语连传到墙壁都做不到。

走道边的LED屏上,银色卷发少女的笑脸被放大了数倍。

少年并没有真的停下脚步,很快便走到了出站口。

路边有不少围成一团的女子高中生,七嘴八舌的似乎在聊着些什么艺人的八卦。
诋毁也好,诬陷也好。
无关紧要的人,无关紧要的事。

-

“这次的事情,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”社长室里,男人严厉的声音中不难听出他强压着的怒火。面前的人没有动,僵硬的站着脸色比她平时损人的表情还要糟。“我都说了这么多了,现在是你抉择的时候了。”

周一。

游木真有点苦恼的看着自己脸上的绷带,虽然只是在右脸的脸颊和嘴角有两处也不是很长,但是却没法遮挡。
“要不要带个口罩去学校呢...”
“早s..哇啊!?阿木你从树上摔下来了吗?”明星的声音本来就不小再加上因为惊讶而加大的量,现在全教室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。
游木真有些窘迫,他先是开始后悔自己之前在家里放弃了戴口罩的这一决定,之后又开始思考如何完美的解释脸上的伤。不过,很显然就现在的状况下 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后者。
“周末发生了什么吗?”最先过来的自然是班长兼队长的北斗了,对方关切的眼神 让正急于扯谎的游木真更加慌了。

他该告诉他们实话吗?说自己周末在路上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被狗仔抓住,结果不小心就给摔倒了吗?呜哇...感觉同学们的目光都汇聚在这里了。
“哈哈,只是我自己不小心给摔倒了而已,只是很小的擦伤而已,不会留下痕迹的。”游木真有些僵硬的抓了抓头发,然后很迅速的弯下腰。“抱歉,我又给大家舔麻烦了!”
“啊,都怪小北你太凶了。”
“唔...抱歉,我只是有点担心。游木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,我也不是那种因为成员受伤而呵斥对方的队长。”
“嘿嘿,我还以为是从树上摔下来的呢。来,阿木给你香蕉。”
“欸!?原来明星君是一直想说这个梗吗。”

“阿木下周末有安排吗?”原本坐在树上的明星,一个后仰 倒挂着出现在了游木真面前。而坐在树下之前正在低头看手机的游木真自然是被吓了一跳。
“哇啊!明星君你..小心点啊!摔下来可是很危险的。”游木真本想学着自家队长胃炎的教训对方这种行为,但另一方面很想上去扶着他又无从下手,就变成了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。
“阿木是在耍杂技吗,嘿嘿我也来!”说罢明星用力一挺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,落地后还用心的摆了个poss。“感谢观看——那么请给我钱吧。”
一直担心的看着的游木真 在人完美着落之后 差点就忍不住把自己的所以零钱给他了。